亦须特别慎重
2019-03-10 16:5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3月17日,蒋介石关于日本人逗留石嘴山勒令出境电报: “兹复提出本院第二五四次会议决议,应由该省迅即勒令出境,并将无线电机强制拆除,除令知外交部外,希即查照办理为要。”

根据该方案,马步康给李翰园一个排的官兵共35人。7月7日下午,李翰园率人抵达额济纳旗王府所在地东庙。李翰园拜访了蒙古王爷,赠送礼物,说明来意,并以民族大义等说服蒙古王爷。当蒙古王爷知道李翰园有马步康的部队做后盾时,不但表示愿意配合行动,诉说了日本特务在额济纳欺压蒙民的罪恶,而且把原来准备阻挡李翰园所带马家军的蒙古保安队变成了欢迎队。

1936年2月,日本高官坂垣征四郎飞至阿拉善旗筹办特务机关,李翰园深恶痛绝,大骂日本人,当时人称他深明大义。因此,李氏接到命令后,决定取道绥远前往额济纳。12月初达到绥远,傅作义准备了汽车和随行部队,又逢西安事变发生,李氏不得不返回宁夏。

1935年日本发动华北事变,采用与伪“满洲国”相同的办法,在背离民意的情况下,强行使华北宣告“自治”。

“窃查由包乘机来宁之日本人仓永保,于本日下午三时半下榻通商旅馆,据称系南满铁路书记员赴察哈尔、绥远、山西、宁夏、甘肃游历,持有张家口领事馆桥本所发执照一纸,盖有察哈尔省政府印信,外带手枪一支、子弹十八粒。除派员暗行保护并侦查其行动外,理合报告。”

(二)在经济上,利用弱水河资源,在青山头附近修建大型水库,作发电和灌溉之用;

(一)在政治上,联络阿拉善、额济纳和青海的蒙古各旗组织所谓的“蒙古共和国”;

宁夏省政府主席马鸿逵在回复磴口县的电报中提到:“除保护外,对于行动,尤须严密防范。招待人员,亦须特别慎重,勿为利用,而生意外。”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1937年春,国民政府再次命宁夏省民政厅长李翰园再次取道兰州、酒泉至额济纳旗取缔日人的特务组织。李翰园再次奉命后,4月上旬达到兰州,在这里不仅拜见了国民政府地方军政长官,还拜会了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专员谢觉哉,讨论“要把日本特务一律坚决逮捕起来,根除祸患”。随后与谢觉哉共同拜见了国民政府新一军军长邓宝珊,“分析情况,研究办法”。在兰的活动,为破获日特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在蒙古王爷配合下,约请特务机关长江崎寿夫见面。第二日见面后,李翰园通过激烈交锋与通牒,迫使江崎寿夫再接来六名特务,将其全部关押。接着又搜查了东庙特务机关与红柳窝仓库,逮捕了五名主要汉奸。“七七”事变爆发后,根据国民政府的命令,8月1日,李翰园将江崎寿夫为首的特务机构全部人员逮捕,还没收了搜出的2只自来得枪、577粒子弹、1只步枪、3只白朗尼枪、一挺手提机关枪及电台汽车等全部收缴,将全部特务押解至兰州。9月14日,经甘肃省军事审判庭审理后,在该特务组织人员13人和5名汉奸在兰州全部被处决。李翰园此行肃特行动共计旅费13047元,全部由军政部拨付。

由此开始一系列的措施,强制使在境内活动从事间谍活动的日本人离开。如1936年3月18日,哈赓黼根据马鸿逵的指示监视渡边一行出境;3月24日,叶森、李翰园奉命监视仓永保出境等。7月,国民政府查明日本人暗地修筑机场后,采用强制力制止这一侵犯我国主权行为,将日人及同来的蒙人押送出境。1936年冬,国民政府电令宁夏省民政厅长李翰园带队前往额济纳取缔日人特务机关。

6月19日,李翰园一行抵达肃州(今酒泉)。在李翰园查办日本特务机关的路上,国民政府要求青海马步芳协助办理。肃州驻军是西北马家军一个旅,旅长马步康与李翰园是小学同学,两人商议解决的办法是:

1936年9月27日,日本人在额济纳旗首府东庙成立特务机关,江崎寿夫为特务机关长,并在特务机关领导下成立了蒙古保安队,该保安队拥有步枪200支,子弹60箱。从事后缴获的日特文件得知,江崎寿夫的主要任务是:

此外,日本人当时还拉拢回族民众,企图建立所谓的“回回国”。拉拢宁夏省主席马鸿逵,妄想使宁夏与东北蒙古等形成北方势力,对抗南京国民政府,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李翰园原名李林,别号毅安。甘肃临夏人,早年就读于北平师范大学,北平陆军军需学校毕业。1925年,在北平师范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次年,广东黄埔军校教官。后来,同党组织脱离关系。1928年,到马鸿逵的第四陆军总指挥部供职,1936年起任宁夏省民政厅长。他求学于北京时参加过李大钊组织的反帝爱国运动,随军参加北伐战争时任国民革命军第11军军需处副处长,还参加了南昌起义等,是一位爱国人士。

对于日本人在西北的间谍活动,国民政府又做出怎样的回应?“九一八”事变后,国民政府一方面实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一方面对日态度日益强硬。东北沦陷后,就开始把西北作为收复东北的大后方。1932年,成立西京筹备委员会,1933年开始实施“开发西北”。对于日本觊觎西北,宁夏地方政府乃至国民政府均非常重视。

“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国民政府破获了额济纳、阿拉善旗的日本特务组织,铲除了深入西北地区的毒瘤。

可见,“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开始进入中国西北从事侦查、调查活动,1935年华北事变后加快了侵略西北的步伐,特别是1936年特务活动达到了高峰。

额济纳旗“北通外蒙科布多及库伦大道,南溯河可通甘肃酒泉嘉峪关,东通绥远两千余里,西去新疆之哈密,东南经一千八百里戈壁可至阿旗定远营,如循汽车路则由百里庙至额旗之二里子河不过七日,再进至哈密,期亦如之。至甘肃之酒泉,则仅三日余程耳。由此可见额旗对于新、甘、青、绥及外蒙,实据扼要地位”。该旗是华北通往西北内陆的走廊,掌控着新绥公路的运营,而蒙古王公的影响力更是巨大。

从日人仓永保进入宁夏到后来新绥考察团,国民政府行政院、外交部都严令地方政府严密监视日本人的动静并予以保密,以确保日本在西北的行动都掌握在政府手中。1936年4月30日,外交部对宁夏省政府下令“查近来边境各省,日人来往频繁,肆性策动,对于西蒙各盟旗,实行分化政策,尤为积极,允宜严密防范,以遏乱源。除关于处置日机擅飞入境办法,业经行政院电令有案外,此后对于入境游历之日人,应请饬属严格查验护照,倘无护照,务即劝加令出境,勿许游历。”5月4日,外交部再次密电宁夏省政府派遣人员探查日人在额济纳、阿拉善两旗“逗留真相”;并要求省政府与两旗“切实联络,动以感情利害,俾免受日人利用,贻患边陲”。

蒋介石一直高度关注日人在西蒙的活动,多次下令宁夏省政府与蒙藏委员会获取更多情报。当日本在西蒙从事间谍活动证据确凿后,政府高层便立即做出指示要求铲除日本特务机关。

抗战前,日本多次派出特务组织到西蒙活动。1936年1月3日,日人仓永保携带证件由包头乘飞机到达宁夏,自称为南满铁路书记员。日人一进入宁夏地界,就被当地的公安局长马孝祥高度关注,迅速上报给当时宁夏省政府主席马鸿逵,原报告称

为了掩人耳目,日本方面组织了所谓新绥考察团,分两路进入阿拉善和额济纳旗。阿拉善是蒙古语贺兰山的讹音,意为“骏马”。阿拉善旗位于宁夏省中部,“在贺兰山西,龙首山北,东北滨黄河,乌拉河与绥远境内之伊克昭盟及乌兰察布盟接壤,东以弱水界额济纳旗,南与甘肃之民勤、永昌、山丹、张掖、金塔等毗连,实为河西屏障”。因此考察团一队由横田碌朗带队,包括12名日籍,蒙汉族随员各1人,共计14人由百灵庙到抵达阿拉善旗后,飞扬跋扈,通知王府准备房屋,强制设立特务机关,装设军用无线电,修筑飞机场。阿拉善旗达理扎雅王与之进行交涉,但是日方得寸进尺,并声称有大批人员进入额济纳旗和甘肃平凉地区地区,同时设立特务机关。阿拉善旗王公与日方交涉无果,急电国民政府。

因此,日本特务机关早就垂涎这一地区,在1931年,日方就曾派遣印度籍的奈鲁以僧人名义到额济纳旗,侦查蒙古西部的情形,直到1935年返回东北。1936年1月,山本光治率领所谓调查队,携款万元,赴额济纳旗,分送王公,进行拉拢。山本的调查队主要对额济纳及周边地区进行测量和测验,分为两路,一路沿新绥路过山丹庙到定远营。一路由张家口到安西马鬃山,日人以图今后战备物资的运送以及对西北交通线的遏制,想垄断新绥公路。故极力拉拢额济纳王府,蛊惑当地王公自行通车,不让新绥汽车通过,“若求许可,须月给通过费两万元”。此举一旦达成,便控制这条交通要道,同时让该地区蒙古族上层势力与国民政府相背离,为日后日本人大肆侵略埋下伏笔。

近代以来,日本为了实施其大陆政策,积极地从事侵略活动,在中国建立了多种特务机关,作为其侵略的先头部队。特别是“九一八”事变后,特务机关打着各种调查团的名义在华北及西北各地设立,多次派出特务以考察、游历为名,进入宁夏、内蒙等地。一般来讲,日本特务机关分为半公开的间谍机关、军人的外交机关、侵略者的先头部队三种。而活动在西北的日本特务与一年多以后的侵华军事行动呼应,属于侵略者的先头部队。

(三)在军事上,以东庙军用机场为轴,以榆林、延安、宁夏、兰州、西宁、哈密为半径,轰炸该区域的大小城镇和农村。特务机关成立后,还在物质上对当地百姓进行拉拢,挑拨民族关系,煽动民族仇恨。日本特务机关还积极向青海、新疆等地渗透,计划成立安西特务机关,由前任锦州特务机关长横山信治负责。

仓永保及调查队在当地逗留,是为了窃取阿拉善、额济纳两旗地形及聚落的信息,也是日本为侵略西北做的准备工作之一。马鸿逵收到电报后更是谨慎,除了要求继续严加监管外,还上报给了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同年3月,磴口县向省政府报告,一个由日本人组成的所谓“经济调查队”,包括武妲、羊勃、朱顺五夫妇等8人抵达磴口,带有汽车、汽油等物质,在磴口河东岸停放,受到当地政府的热情接待。这批日人每日照例酒食,借马去郊外射猎,夜间嫖妓、赌博,还与宁夏日本人联系密切。另有日人渡边等一行13人,在石嘴子、磴口一带逗留,并在该地架设电报。也就是说,1936年初到春季,在短时间就有3批日本人达到宁夏阿拉善地区,进行各种特务活动。

为铲除日本特务机关,国民政府指示宁夏地方政府积极搜查日本人在西北地区从事间谍活动的证据。对于日本人在境内行为,要求“如有私摄要区照片、测绘地形以及设立机关、勾结不良分子等越轨行为,应严予制止,并禁阻其游历。”

1936年为做进一步侵略西北的准备,日本派遣特务沿着绥(远)新(疆)汽车路延伸,在绥远各盟旗、宁夏省所属的额济纳、阿拉善旗和甘肃河西走廊地区搜集情报。

1931年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建立伪满洲国后,又觊觎华北,采取蚕食办法鲸吞我国领土。

从李翰园处理日本特务事件可以清楚看出,从地方政府、宁夏省政府到国民政府外交部、行政院都非常重视宁夏的肃特斗争,蒋介石也对此事多次做出指示。1937年前政府处理日特案件主要为监视,不正面交涉,对日本在中国领土的特务活动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和忍耐。但是1937年后态度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对日特的侵犯中国主权的行为采用取缔机关、强制押送出境,乃至按照中国相关法律处决的方式,予以坚决打击,从政府与个人的交涉转变为国家之间的外交活动。

蒋介石更是详细询问宁夏省政府主席马鸿逵:“兹据蒙藏委员会所呈,本年四月份边情报告内载,日人在宁夏磴口等处,架设无线电机,传递信息,究竟日人前在磴口所设无线电机,已否拆除,抑系最近重新装设?希迅速查明,如日人在磴口确仍装设无线电机,应即遵照前电,强制拆除,并勒令该日人等出境。”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allgle.com中马堂猛虎报,887118 com现场开奖,手机报码,5555kjcom开奖直播,香港挂牌全篇最完整篇,5555kjcom开奖直播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