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其实绝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怪物
2018-03-29 09:5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屠夫作为一个个体之所以形成了当前的“屠夫效应”,不在于其本人的力量多么强大,而在于他已变成了“网友”意志的凝聚物。不从响应“网友”的角度去应对屠夫,与“网友”就永远无法达成真诚的互动;以为摆平了屠夫就等于按住了“网友”,其结果只能是南辕北辙。

“网友”其实绝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怪物,“网友”更像是一个天使。“网友”在表面上可能会显得不理性,但目的却是为了达到更深层的理性。个别网友在言词上也许会有瑕疵,但其所表达的正义和情感却比那些表面上显得理性的人更像是一个人。正如互联网是对武器的超越,由此生成的“网友”理性,也一定是对暴力的超越。所以,因担心“网友”不讲理而不愿意和网友进行更深刻的对话,则要么是无知,要么是恐惧。

“网友”是不可被分化的。在一些论坛上,虽然网民常会分为截然相反的两派,但其中的一派,其实本质上不属于“网友”,而只是现实结构中的利益维护者在网络上的投影而已。“网友”在战术上可以各自为政,但在战略上却不可以被分化;“网友”在解决问题之后可能会各奔东西,但在解决某一问题之前,则一定会是一个完美的整体。“网友”在行为层面可能会吵闹不休,但在更高层次的情感和道德层面,却始终保持着高度的统一。想用打一派拉一派的手段去分化“网友”以达到维护私利的目的,会很难达到目的,谁把这一企图放弃得越早,谁的损失会越小。

“网友”是网民的质变。在中国,“网友”与网民的概念既有重合又有巨大差异。网民概念标志的是自然人个体进入了互联网的技术属性,而“网友”的概念,则表达着更多的社会属性。所以,当用计算相关网民数量的方法来判断“网友”能量的时候,就会判断失误。

无论是早年的孙志刚案还是最近的邓玉娇案和少女卖淫案,不断进化着的中国“网友”,正在让那些企图逃脱监督的权力拥有者不断地变得规矩起来,也因此推动着社会进步。

每个公民个体都犹如大脑中的神经元,神经元单独存在,无论数量多寡,这个大脑都难以生成真正的智慧。无数个“网友”神经元都能互联互通之后,我们所能生成的智慧,才会让世界震惊。当中国“网友” 能从数量增长阶段进化到一个活蹦乱跳、青春勃发的生命体阶段时,古老的中国才能显示出强大的青春活力。

“网友”是不可能被蒙骗住的,因为“网友”在观察世界时,用的不是眼睛,而是心。眼睛可以被蒙蔽,耳朵可以被堵塞,而“网友”之心,却可以让整个世界变得清澈、透明。那些靠雕虫小技而自以为得计者,最后得到的一定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那些靠舞动硕大台布而企图在背后做手脚的人,其实“网友”早已心知肚明——那就是一个拙劣的变戏法者。“网友”中包含着各行各业的顶尖高手,即使从纯数量角度看,相关“网友”的数量总和也会远大于某些地方小利益集团的数量之和。“网友”的常态,不是一个仅在某一方向上的固态观察者,“网友”的本质,是一种难以遏制的弥漫。由此可见,想依靠纯粹的欺骗来对付“网友”的人,一定会是一个自欺欺人的人。

“网友”是一个不会被屈服的生命体。“网友”如水,可以大踏步地后退,但所有的后退都是为了能把对方最终溶化。“网友”可以大面积地沉寂无声,但此时的无声,也许正是惊雷的另一种表达方式。“网友”之所以不会被屈服,就因为“网友”从未有过被屈服的历史。想用高压手段让“网友”屈服之所以会最终失败,其实尧、舜、禹早就给出了答案。“网友”之所以不会被屈服,还因为屈服与使之屈服都是金字塔式结构所玩的把戏,而网络的水平性,比玻璃还要平。屈服与使之屈服,绝不符合互联网的技术本质和思维特征,所以,企图让“网友”屈服,就全等于是让历史屈服。

在互联网上,“屠夫效应”正在扩大;在中国,“网友”作为一个全新的生命体,也理应得到更崇高的地位。哪一个权力拥有者能尽快认识到这一点,谁就会拥有更大的现实权力;谁总是企图和网友“掰手腕”,谁就会最终成为不得不失意地走下台来的人。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allgle.com中马堂猛虎报,887118 com现场开奖,手机报码,5555kjcom开奖直播,香港挂牌全篇最完整篇,5555kjcom开奖直播版权所有